21岁以下禁酒 公众褒贬不一 社区支援监督更奏效

21岁以下禁酒 公众褒贬不一 社区支援监督更奏效
报道:潘丽婷、许世平

21岁以下禁酒 公众褒贬不一 社区支援监督更奏效

酒商展销各类酒品,将来都必须列明“喝酒危害健康”的警告标签。

禁售酒予消费者的年龄限制提高至21岁,是好是坏?商民褒贬不一,惟认为加强教育宣导工作、提升监督执法力度,更重要是共同编织有效的社区支援网,才能遏制未成年人染上酒瘾。

目前政府限定最低的饮酒年龄为18岁,但明年12月起禁售酒予消费者的年龄限制则提高至21岁。对此,《》记者抽样访问巴生谷及芙蓉一带的商民。

根据反映,民众认为这项是好措施,只是必须有效执行,例如应规定消费者必须出示身分证,以证明符合合法买酒的年龄,才可购买。

民众家长多叫好

不少民众,尤其是家长表示支持此措施,他们认为未成年者喝酒,会影响身心健康,酒的其中一项成分乙醇会损伤肝细胞及引起肝炎及肝硬化;过量还会影响脂肪代谢,增加高血压及脑中风的危险。

他们也指,酗酒还会引起暴力及社会治安问题。

据知目前,在欧美国家都有实施禁集酒的年龄限制,中东的回教国家更颁布禁酒令,包括完全禁止酒的生产、进口或消费,并对违规者实施严厉惩罚,包括监禁及笞刑。

部分商家认为,即使当局限定最低的饮酒年龄为21岁不会影响生意,但落实的最大问题是,没法检示消费者的身分及年龄,也担忧官员乔装未成年顾客买酒,因而受到检举。

买卖双方应受罚

他们也说,新措施令商家添麻烦,因为需要花上一笔费用换上新的禁止售酒告示。

此外一般认为,禁酒措施还须规定双重的法律责任,要严惩违法商家,还要对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施予严惩,才能发挥良性的约束效果。

达利贸易公司东主·陈国毅(35岁)

料不影响酒商生意
一些青少年会去泡夜店或到酒廊喝啤酒;还有印裔涉及酗酒衍生社会问题,因此政府才会采取此新措施。
目前虽然店内有展列“禁售酒予18岁以下”的告示牌,但商家却没权查看消费者的身分证,根据我的认知,售酒应该没犯法,只有未成年的青少年买酒才算是犯法。
政府实施烟酒税,只增加政府的税收,但新措施却对商家造成麻烦,现在我们还要再花钱换上新禁止售酒的告示牌,也担心装扮顾客的执法组官员设饵取缔一时失察违规的商家。
无论如何,相信新条例一旦落实,不会影响酒商的生意。

巴生烈酒批发商·王健财了解详情更换标签
我们酒厂尚未收到卫生部新通知,不过我们会向相关政府单位了解详情,以确认在何时需要更换酒精饮料包装上的标签。 
一般上买酒的公众是自行去柜台取酒,付账后就离开,目前最低饮酒年龄为18岁,如今最低饮酒年龄设定21岁,厂家和零售商都需要等到接获相关通知信,才能以此提醒前来买酒的公众留意。 
酒厂曾于2000年后因为标签上需列明酒精成份,而更换过包装标签,每次需印刷数百万张的标签,大概要半年至一年的时间准备,避免旧标签仍然流入市场,一旦条例生效,则会视为违例,商家也会接罚单。 
零售商家也可能需要更换挂在售酒柜台上不售卖酒给回教徒以及18岁以下青少年的告示字眼,不过这是隶属酒牌执照组的相关条例,详情还需要向相关政府单位了解。

森美兰酒商公会会长·谢兆衡

适量喝酒有益健康

目前售卖的酒不像香烟包装那样列明有“喝酒危害健康”的标签,但酒的种类繁多,我们还有药酒、补酒或保健酒,也有拜神用的酒。

其实,适量喝酒能帮助健康,过量才不好。

新措施该不会影响酒商生意,一般到店里买酒的人都是上年纪,可能会一些人因为难找停车位,会叫孩子到店里买酒,这不成问题,因为我们会将酒送到店铺附近停车的家长。

21岁以下禁酒 公众褒贬不一 社区支援监督更奏效

政府将实施将禁售酒年龄限制从原有的18岁提高到21岁。

公众有话说:

退休人士·何奇(72岁)灌输孩子良好意识
我不喜欢酒的味道,所以过去不沾酒,家里也没人喝酒,不过会时常提醒孩子喝酒对健康不好,所以孩子也从不沾酒。 
我觉得提高喝酒年龄起不了大作用,若孩子有心要喝,还是会偷偷买躲起来喝;最重要是家庭教育及学校教导,灌输孩子要有良好生活作息,让他们明白喝酒对身体不好,他们自然不会想喝酒。 

自雇人士·游家伟(40岁)

加强执法免成空谈

我赞成把禁酒年龄提高至21岁,毕竟18岁青年无论是身心或是智慧没有成熟,除了伤身,也可能引发社会问题;我也是成年后才喝酒,但仅品尝,不会酒后驾车。 

政府调高禁酒年龄外,也应加强执法,监督酒商是否违例售酒给不足龄者,才能达到真正目的与意义,否则与其他政策一样,沦为空谈。

复喜新合记轮胎商东主·苏秀荣

喝酒伤身花钱不可取

提高禁酒年龄限制是好措施,民众会支持,只是在执法上或较困难,对商家或不公平。我20岁时参加朋友聚餐时初次有喝酒的体验,还好没有染上酒瘾,其实喝酒伤身及浪费钱,不值得鼓励。

兴安会馆青年团副团长·黄晓铭

严峻执法恐有疏漏

对于处于发育阶段的青少年,喝酒更损害他们的健康;因此,实施禁售酒予21岁以下的措施是好的,超过21岁的成年人思想会较稳定,也会懂得判断。

其实,我在结婚办婚宴时喝酒过量,过后感不适,有过喝酒伤身的经验,因此过后就戒酒。

执法未必能有效遏制酗酒问题,因为就算严峻执法,也一样会有疏漏,最好是通过教育。